教育厅允许课外辅导吗(为什么公立学校教师课外不能补课?课外打其他工补贴家用呢)

今天给各位分享关于【教育厅允许课外辅导吗】,以及【为什么公立学校教师课外不能补课?课外打其他工补贴家用呢】的知识点。如果您能从中获取启发,那就是我们开心的事了,现在开始吧!

为什么公立学校教师课外不能补课?课外打其他工补贴家用呢?

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根据我的理解,公立学校的老师利用课余时间打其他工补贴家用不违规,补课赚钱的话就是违规的。记得网上曾经有个舆情:某乡镇副书记利用休息之余使用自家的车拉客人挣钱养家,都被当地有关部门给处理了,后来因为反对的声音的较大,后来好像被纠正了。上级部门有令:禁止公职人员违规经商办企业在职期间是禁止的,就是退休后三年之内也不得接受原任职务的地区和原业务范围内的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聘任,或者个人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活动。根据这个要求,我认为在双休、节假日,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打工的方式赚钱养家。比如,到建筑工地推砖、扛水泥,到餐馆里端盘子、打扫卫生。这些应该不属于违规行为。退休后的三年之内都不允许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活动,在职期间肯定更不允许了,在职教师课外补课,就是与自己的职业有关系,利用自己的职业特长进行营利活动。因此,被禁止。教育部门有令:禁止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或者有偿办班教育部门的禁令与其他部门的规定并不是一回事。教育部门的规定在某种意义上是为了维护教育的公平性和纠正应试教育的片面性:寒门出贵子难上加难。你想啊,有钱人家肯定不心疼钱,大把大把地花在请家教补课上,让孩子参加培训班上。而家庭条件较差的家长是没有能力承担高额的辅导费用的。再一个,在职教师有偿家教、有偿办班对片面追求应试教育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偿家教还会导致部分教师精力和时间的分散,用在本职工作的时间和精力大大减少。有偿家教会败坏教师的群体形象。有些家长花了钱让孩子上了辅导班,心里却看不起老师。……以前我对教育部门整治有偿家教并不理解,现在理解了,并十分支持这种禁令。因此,我认为在职教师是不能从事有偿家教和办班的,无论工作时间还是课后时间、节假日时间。至于在课后时间打其他工赚钱养家好像并不违规(注意是打工而不是经商、办企业),只要你愿意。我是朗月寒雪,欢迎关注,一起聊教育。

社科院陈众议提出建议,从严限制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你怎么看?

从严限制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才是“减负”真正得以落实的关键举措。这段时间,很多代表提出了许多关于教育的建议和提案,而陈众议院长的关于“从严限制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持续推动全民阅读”的建议,我认为是当前基础教育最接地气,最能有效缓解中小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建议。陈院长是从把学生从校外培训机构中解放出来,让学生有时间去阅读的角度提的建议。而我在多年前第一次写“减负”文章中说提出过自己的观点,限制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是真正能有效落实“减负”的关键举措。人才选拔机制不变,靠强制学校减负只会加重学生负担从1955年的《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算起,“减负”这个词被整整提了65年,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从国家到地方,一道道“减负令”,让所有中小学校有些无从适从,而学生的负担不仅没有减轻,而且由于学生的在校时间越来越短,作业越不越少,让家长们不得不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去,学生的负担没有减不说,家长们的经济负担却上去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是我国人才的选拔没变,还是以考试选拔人才,学生还得以分数来说话,学生的负担就不会减下来。只要是有“抢跑”意识的家长存在,其他家长就会担心自己的孩子落后,也不得不加入“抢跑”队伍。但是也可以肯定地说,我国以考试选拔人考的制度却怎么也不能变。这一点不用多说,应该是大多数民众的共识。这也就是我国高考、中考在不断的改革,但改来改去,也不会动摇这一根本策略的原因。那这一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家长们平时都心痛孩子学习压力大,但却在不断给孩子们增加负担;一条条“减负令”让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一减再减,但学校和教师还不得不把学生的成绩看得很重;当孩子在学校的学习任务越来越少,家长们不得不把孩子送往校外培训机构去,内心充分着对学校的不满,而一旦有孩子因为承受不了学习压力而做了什么过激行为,家长又会怪是老师给了孩子太大的压力所致,加重家校矛盾。所以我一直有一个观点,现在家校关系的越来越复杂,与不断的上面要求“减负”,而学生却不断在“增负”不无关系。“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抢路”只是一个伪命题站在国家的角度,每年各学段学校选拔的人数是一定的,孩子们上不上补习班都要招那么多人,而真正优秀的孩子都不是靠上补习班而变得优秀的。所以国家可以大力减负。但站在每一个家长而言,我的孩子必须成为排头的哪一群,所以有了“抢跑”。什么叫“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当孩子命中注定在哪一个家庭里出生,对于有的孩子来说就已经输了。生在发达城市的孩子和生在农村的孩子在一个起跑线上?生在有权有势的家庭的孩子和生在普遍人家庭的孩子在一个起跑线上?也许有的家长说,正是这样所以我得重视孩子的学习,让孩子用学习改变命运。于是有了许多家长不停地给孩子增压,各种各样的补习班让孩子喘不过气来。而且有很多家长还振振有词地说,我孩子不是上了这些补习班,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不否认有孩子通过上补习班提高了成绩,其实大家没有想明白一件事,当大家都让孩子去上补习班,而你的孩子能进步得多些,那说明还是你孩子在学习习惯和学习特质上优于其他孩子。如果所有孩子都不上补习班,你的孩子不还是优秀的那一个。所以说,当所有的孩子在学校时接受一样的教育,而不给家长任何让孩子所谓“抢跑”的机会,其实最终结果还是一样的。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要严格限制校外培训机构的原因。而且我认为这个严格限制不是像前期那样发一个“超前培训负面清单”,就是要让所有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开展文化课的补习。杜绝一切可以让学生除课堂外再进行课外补习的机会。

教育厅允许课外辅导吗(为什么公立学校教师课外不能补课?课外打其他工补贴家用呢)

校外培训机构是否全国关停?

校外培训机构并不是全国关停。对于校外学科类培训,国家的政策是,如果校外的学科类培训可以转为非营利性的培训机构,继续来进行培训的话,那么是可以继续的。而很多或者说所有的学科类培训都是以盈利为目的,那么它只能是关停。但是对于校外艺术类培训是没有影响的。

如何看待教育局发布的暑假严禁办班补课?

暑假严禁办班补课是好事,个人对此持赞同态度。近日,一些地区公布了暑假时间,并强调禁止学校办班补课。很明显,这是要给学生减负。本来这次主要是针对学校的,但却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毕竟,一提到办班补课,就容易让人联想到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还有许多关于假期补课利弊的讨论。有的老师表示举双手赞成,自己好不容易才能休息了,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只要家里不差钱,没人愿意去冒着丢饭碗的风险补课。有的家长则表示不理解,这次不少孩子都落下了课程,如果暑假不补课,让他们去干啥呢?关键家长还得上班,又没人管教孩子。其实,每年都会有类似严禁办班补课的通知,但这种现象似乎从未断绝。为何这种现象屡禁不绝?无外乎以下几点原因:1,部分教师丢了初心,掉进了钱眼里。教师的工资高吗?客观地讲,不算高,但也不能算低,最起码在当地都处在中等偏上的水平。不过,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一旦被欲望牵着鼻子走,那就容易迷失方向了。办班补课的收入相对于老师的工资来讲十分可观,一个月赚两三万还是有的。有些老师的确是眼馋这种收益,于是想尽办法钻空子,开班补课。我曾经在课外辅导行业做过好几年,仅目力所及之处,就看到了不少在职教师办班补课的。2,处罚力度不够,处罚和收益不成正比。可能有人看到这里要吐槽了,不是说发现老师有偿补课就会取消教师资格吗?严重的情况,的确会被取消教师资格。但在现实中,很多时候还是有回旋余地的。远的不说,就拿最近商丘市处理3名在职教师有偿补课的例子来讲。最终做出的处罚是通报批评、扣发绩效工资、记过、不能评优、不能晋升等等。这个处罚已经算比较严重了,但并未涉及到取消教师资格的问题。3,校外培训机构质量参差不齐,家长更愿意信任孩子的老师。校外培训机构鱼龙混杂,有水平不错的,也有误人子弟的。一般人根本没有鉴别能力,有些家长宁愿让孩子的老师有偿辅导,也不想把孩子送到五花八门的校外培训机构里。毕竟,老师对于学生的学习水平和那能力掌握得更清楚,而且学生一般都比较“敬畏”学校的老师,课堂秩序也相对较好。站在家长的角度来看,暑假让孩子上补习班反正都是出钱,倒不如让孩子的老师赚了,自己心里更踏实。为什么禁止办班补课,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1,虽然国内疫情防控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警惕了。校外办班补课存在诸多隐患,很难像普通学校那样做到严格的管理,一旦发生意外,追查起来很困难。2,学生减负势在必行,补习班在很大程度上并未起到帮助学生“消化吸收”知识的作用,反而是在变相地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禁止办班补课,也是在为学生减负。3,教师的职责就是教书育人,倘若过多地和金钱挂钩,难免会产生功利心,丢掉初心。而教师在学生眼中的形象也会受损,进而让学生很难发自内心地尊敬老师。禁止在职教师办班补课,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为了维护教师的整体形象。说点题外话,现在动辄就有孩子轻生的事件发生,究其原因还是抗挫折能力太差,而再往下深究的话,现在家长和老师们在督促孩子学习上花费的时间太多了,反而忽视了心理健康教育。不得不说,学生减负不能只是口号,禁止暑假办班补课势在必行。把属于孩子的时间交给孩子,才能让孩子更多地接触生活,更多地接受挫折教育和感恩教育,成长为身心健康的有用之才。

关于【教育厅允许课外辅导吗】和【为什么公立学校教师课外不能补课?课外打其他工补贴家用呢】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热烈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我们会积极回复。感谢您的收藏与支持!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红枫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