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导致了海外芯片人才的回归,“大量来自东南亚晶圆厂的工程师”回国

集成电路产业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关键力量。2021,中国有2800多家芯片设计公司,但热门的半导体行业正面临人才缺口。

目前半导体行业的人才流动“趋向于胡萝卜N洞”,只要人才愿意流动,每个洞都可以支付非常高的雇佣价格,平均工资增长约50%。行业工资不断上涨,芯片工程师不断上升,应届毕业生的年薪可达56万元。

在大学和研究机构,培养能够创造颠覆性新技术的人才需要创造一个平等和自由的空间,每个人都应该持怀疑态度。大学需要继续前进,为该行业架起桥梁。首先要探索和突破关节,找到正确的方向和出路。不可避免地,他们甚至会先尝试失败,以磨练自己的创造力。

A萝卜N坑:芯片人才价格上涨,今年的工资可以达到56万元

在Boss直接招聘中寻找芯片设计职位,大多数芯片设计工程师月薪超过2万元。Binsan Technology是一家通用智能计算公司,正在招聘一名3至5年的芯片设计工程师,月薪为3万至6万元。维梧正在寻找具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芯片设计专家,负责ISP、多媒体芯片SoC设计工作。月薪在5万到8万元之间。

应届毕业生招聘方面,从事通信芯片、电源和电池管理相关SOC芯片研发、设计和推广的芯片设计企业新合科技正在招聘月薪1万元至1.5万元的应届毕业生担任数字IC设计工程师。低成本、超低功耗物联网芯片研发公司智汇芯片为研究生提供射频IC设计职位,月薪35000元至55000元,折合年薪约42万元至66万元。

数据图

芯片工程师的价格正在上涨,公司劳动力成本的压力也在增加。

2013年,麦莉发起了早期风险投资基金“中科创”,该基金投资并孵化了368家硬技术公司。他将投资硬技术的十年描述为从极地之夜到极地之日的过渡,硬技术现在和当时一样热门。特别是在半导体行业,当芯片投资开始时,“芯片人才已经10年没有加薪了。”

关于芯片人才短缺问题,宋倩表示,该行业的人才流动“往往是萝卜”。“只要他愿意搬家,每个坑都可以提供非常高的价格来雇佣员工,平均工资增长约为50%。这都是关于谁想搬家的胡萝卜。我想要哪个坑,以及我想增加多少收入。”

“的确,芯片人才如今比过去更加昂贵,这肯定会增加每个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但这是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企业成本增加后,问题是生产的产品价格是否会上涨,企业是否还能维持生计。”陈伟良说,GPU芯片创业公司木溪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说,芯片人才的薪酬是否合理,一句话也不重要。这是一种行业现象,行业中会有高峰和低谷“只要该行业在高温时不会过热,泡沫也不会破裂,这对该行业是有好处的。”

数据图

企业招聘“内滚”:芯片人才缺口有望超过20万,初创企业相互挖角

张晓雷,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在半导体行业工作了近20年。2004年本科毕业后进入宁波a半导体公司担任设备工程师,2008年进入xi的某研究所新建的集成电路生产线,顺便说一句,2016年就读于西安xi的交通大学研究生,并加入了光子集成芯片创业公司core光电,现为核心光电晶圆厂运营总监。

当他毕业后第一次开始工作时,他身边的大多数芯片工程师都搬到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海外国家,“因为那里的工资更高。”近年来,国内半导体行业一直很热。张晓雷最明显的感受是,薪酬待遇逐渐提高。“中国的薪资待遇明显高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这也导致了海外芯片人才的回归,“大量来自东南亚晶圆厂的工程师”回国。张先生说,“他认识的业内人士中有70%到80%选择回到中国。”在国内,“职位和工资都有了显著的增长。”

在产业链方面,设计行业、制造行业和包装测试行业的员工人数分别为19.96万、18.12万和16.02万。预计到2023年,整个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将达到约76.65万人。

[财经新闻]

以韩德近年来接触的芯片设计公司为例。这些公司对薪酬在20-40万元之间的中层人才需求很大。“浦东的一些大楼里都有这些公司,他们都在寻找这样的人。

张目前正在寻找光刻工程师,并在四个月内采访了不少于50人。有些候选人不适合这项工作,有些人不被考虑担任这项工作。

这些工程师有不同的背景。孙文健说:“当我们谈论人才总量时,我们必须区分这些人才中的哪些人在特定的领域,而且几乎每个公司都需要这样的人才,这导致在当前环境下,人才的内部流动过多。”。

该核心技术从事高性能ARM架构CPU芯片的研发,验证器可以选择从事GPU、GPGPU、CPU企业工作,“有些工作是通用的,这将面临与其他公司的竞争。”

后Mo智能芯片开发板

这也导致了海外芯片人才的回归,“大量来自东南亚晶圆厂的工程师”回国

然而,孙文健认为,创业公司的高薪和高选择并不一定能够吸引员工。工程师们正变得越来越理性和远见卓识。他们不再对加入一家初创公司并在两三年内获得高薪感兴趣,而是希望与公司一起成长,并在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成为自己的舞台。“这就是它与前几年不同的地方,在前几年,一些工程师变得越来越老练。”

2800多家芯片设计企业:底层人才快速培养,金字塔型顶层人才稀缺

事实上,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国有了半导体工业,当时的发展几乎与世界同步。随着与世界其他地区差距的扩大,2000年后,从中芯国际SMIC等公司的成立开始,私营半导体公司开始从无到有地增长。

芯片设计公司的大量出现也意味着对IC设计人才的需求急剧增加。“IC设计公司的最大成本是人。”芯片设计师蒙蒙特科技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部负责人苏志玲去年3月表示,全国每年只有1000至2000名优秀IC设计师毕业。

以氮化镓、碳化硅、氧化锌和金刚石为代表的第三代半导体材料是固态光源、电力电子和微波射频器件的“核心”。对于氮化镓领域人才的现状,查说,“短期内很难解决人才短缺问题”,人才培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氮化镓部分目前在中国非常具有挑战性。以前没有多少学校参与过氮化镓的研究。”

叶说,总的来说,“在你真正开始做有意义的设计工作之前,你有五年的经验。差距已经很大,我们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才能增加主修半导体的大学生人数。”

例如,陈伟亮表示,企业中的人才分布就像一座金字塔,芯片设计企业往往在这两方面都缺乏人才。目前该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人才总量不够,因此金字塔不可能很高。但更重要的是金字塔顶端缺乏人才。2800多家芯片设计企业,每一家企业都需要一名领导者,只有从人才金字塔的底部开始,缺乏顶层人才,这对企业的竞争力是一个很大的限制。

经验相对较少的低水平芯片人才可以快速培训。“假设今天我们缺少30万人,但今年将有10万人进入这个行业,两年后,这10万人将成为有两年工作经验的人。但塔尖上的人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才能发展。”陈伟良说,从塔顶慢慢爬到塔顶,人才培养不能靠“叫喊”,更重要的是工业的积累。

陈大同认为,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高级研发人才的短缺问题将在几年内得到解决。“我们最终缺少的是真正的创新型研发人员。”陈大同将其称为第二类高层次人才:能够创造颠覆性新技术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人员。

陈说,这种人才创造了令人兴奋的新技术,这些技术目前可能没有用处,但在未来将是突破性的技术。例如,著名半导体专家施敏是闪存技术的发明者。他发明的非易失性半导体存储器技术广泛应用于手机、笔记本电脑、IC卡、数码相机和便携式电子产品。“从他发明这项技术到最终在生产中产生重大影响,花了20年时间。这是一个非常创新的理论。”

弥合人才缺口不会一蹴而就:为了整合工业和教育,大学需要弥合工业

2020年12月底,集成电路正式成为一级学科。近年来,一些大学加快了IC学校的建立。去年4月,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成立,以加快培养缺乏集成电路的高层次人才。去年7月,华中科技大学宣布成立未来技术学院和集成电路学院,北京大学集成电路学院举行了成立仪式。

集成电路行业正饱受人才饥渴之苦。在高校的供给端,如何培养市场所需的芯片人才 你如何培养能够创造颠覆性新技术的创新人才

但填补数十万人才的缺口不会一蹴而就。目前,为了解决芯片生产能力问题,需要专业技术人才;为了克服“瓶颈”问题,还需要创新人才。周说,无论是哪种培训,都需要物理、化学、材料、电子和工程方面的知识。

2020年10月,南京集成电路大学成立,由南京江北新区的企业和高校共同创办。它更像是一个连接大学和企业、促进产业和教育融合的开放平台。以产业人才为导向,解决当前集成电路人才培养难的问题,促进地方产业发展。

孙文建说,工程师的成长需要经历一个阶段,很难简单地在学校里学习知识,马上在工作中。因此,需要训练学生快速融入公司并快速入门。过去几年的一件好事是,许多学生,甚至在学校,都参与了大量的工程,无论是导师的项目还是自己的实习,而不仅仅是专注于书本。“在过去几年中,这些学生的比例明显增加,因此开始学习的时间要短得多。”

对于能够培养创造颠覆性新技术的人才的高校,周说,第一步应该是设计系统的半导体课程,以确保学生拥有坚实的知识基础,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解决问题和广泛讨论的能力。

“教师应该鼓励学生跳出框框思考。鼓励他们好奇、提问、实验。打破规则是科学研究的规范。”周说,关键是要创造一个平等和自由的空间,每个人在科学研究讨论中都应该持怀疑态度,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有时,如此多方面、深入的讨论会带来许多令人兴奋的突破。”

张,也是新竹交通大学的第11任校长,在2019年卸任校长后回到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他认为,研究型大学今天的重要价值是“创造未来”,而不是拯救行业。大学需要继续前进,为该行业架起桥梁。首先要探索和突破关节,找到正确的方向和出路。不可避免地,他们甚至会先尝试失败,以磨练自己的创造力。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红枫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