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在大城市生活的原因]年轻人在大城市的生活和工作中是否需要更有竞争力

1978年,我国城镇化率仅为18%,但经过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到现在,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5%,服务业在GDP和就业中所占的比重远远超过制造业。 这个现代化的过程,可以说是近几十年发生的最重大的变化。 这一趋势又推动了城市化进程和人口向大城市集中。

时代周报:把时间尺缩小到近10年,人口流动有什么新特点吗?

陆铭:通过比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可以总结出人口空间布局的新趋势。 具体来说,人口持续从农村向城市集中,从大城市向大城市和周边的都市圈地区集中,从内陆向沿岸人口持续集中。 这与我前面提到的全球化进程和经济现代化进程完全一致,也是世界发展的普遍规律。

[选择在大城市生活的原因]年轻人在大城市的生活和工作中是否需要更有竞争力 热门话题

相对而言,省际一体化进程相对缓慢,对市场一体化要素转移和集聚进程有明显的阻碍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人口会更多地在省内移动。 同时,一些省会城市和非省会大城市经济增长加快,成为进一步吸引人口的动力。

时代周报:现在也有一个现象。 很多年轻人离开北上广,回故乡县生活工作。 你觉得这个现象怎么样? 这是否偏离了人口向城市流动的长期趋势? 你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

陆铭:人口流动本来是双向的。 例如,正如前面提到的,人口迁移的大趋势是从农村向城市,从小城市向大城市迁移,这是从净流入的角度来讲的,不是每个人都是单方面从农村向城市迁移,从小城市向大城市迁移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人因为个人职业和喜好,选择在大城市就业居住。 例如,从事现代服务业的个人,对大城市的生活成本有很强的抵抗力,也有一些产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和土地密集型的产业,相对来说,就业者在大城市的居住成本较高,不需要在大城市长期工作生活,过一段时间就回小城市。

因此,大城市的人进进出出,每个人在一生中做出不同的决策,年轻人在大城市战斗,然后有些人选择离开,这与总体人口集聚的趋势并不矛盾。

对年轻人来说,还是没有适合所有人的模式来理解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和未来的发展路径。 我认为关键还是要看三个要素。

一是信息密集型现代服务业等职业,在大城市就业机会更多,创新引领程度更强。 年轻人在就业过程中,会在大城市找到更有竞争力的工作,但同时竞争也会加剧。

第二个是喜好。 大城市竞争压力大,通勤时间长,一些朋友可能无法适应。 三是社会关系网,在大城市是否有亲戚朋友。 大城市人口流动量大,相对来说是个陌生人社会,讲究规矩,但小城市的人可能不敢抬头低头。 总之,对年轻人来说,想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未来的发展前景就行了。

时代周报:除了自主返乡的年轻人,近两年从一线城市到县城,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加大吸引人才的力度,在落户助学住房等方面提出了各种优惠政策。 例如,上海今年规定,硕士毕业的学生可以落户,对浙江省遂昌县引进的博士给予75万元补助。 你对人才争夺有什么看法? 这对城市的集聚和平衡有什么影响?

陆铭:我认为人才争夺必须分为两个方面来看。 从积极的角度看,人们逐渐认识到人口是经济发展的必要生产要素。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认识上的错误。

首先,抢人要用什么? 一些优惠门槛,可以用补助金抢吗? 其实,一个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最终取决于两点。 一是产业增长力对人口的需求,二是生活质量。

另一个思想上的误解是只重视高学历人才。 一个城市的人口是一个生态,它既需要高学历人才,也需要低学历人才,大家共同在一个城市创造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态系统,有人负责创新,也有人提供综合生产和生活门槛。 一个城市光靠高学历人才不起作用,而低学历人才在整个城市的公共服务和生活服务中起着重要作用,未来将越来越重要。

都市圈越大越大

另一个难点是现状。 长期以来,由于对人口集聚趋势认识不足,一些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客观存在公共服务——尤其是教育——供给不足的问题。 在住房方面,公租房廉租房的建设也远远赶不上人口增长的需要。 结果,城市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方面的人口承载力不足。

要改变,就要在供给侧方面增加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供给,这些新投入和建设所需的土地也要加大供给。 一些核心大城市需要通过建设与周边中小城市一体化的都市圈,释放新空间,提高经济和人口承载力,更强地引领国家整体现代化发展。

至于具体会变成什么样的集成状态,这很难预测。 因为影响集聚的因素太多了。 放在现实生活中讨论的话,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因素在起作用。 首先是经济发展带来的集聚。 这是比较确定的。 以城镇化率为例,发达国家普遍达到85%甚至90%的城镇化率,中国也在逐步接近,几十年后也达到了这样的阶段。 经济更加集中在大城市和周边城市地区,人口向这个方向集中,也是比较确定的趋势。

在人口流出地,随着人口的流出,一部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提供必须向中心城市集中。 对郊外和农村出现的闲置建设用地等进行再耕作,转换为农业和生态用地。

陆铭:随着人口向大城市集中,一些大城市逐渐发展成为都市圈,与周边中小城市形成一体化发展的空间格局。 这是未来的趋势,将长期存在。

我认为在都市圈的发展过程中,需要一些体量的区分。 部分一线城市和周边地区地理区位门槛高经济块量大人口集聚度高,全市人口将达到400万,甚至更多。 在其他大城市,如果用一个小时的通勤圈来定义都市圈,那么人口总量将是1,2千万。

因此,根据都市圈的规模实际上是有差异的。 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是这个城市圈的经济总量及其对人口的吸收能力。

都市圈越大应该越大,所以我认为不能穿“紧身衣”。 不是太大的都市圈,也不要进行超规模的建设。 否则,事后可能会出现投资过剩和收益率下降,不利于经济的健康发展。

从建设手段来说,目前比较容易形成共识的是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轨道交通。 但是,我认为未来的难点和突破需要集中在一些软件上。 如建设用地供应空间结构,原城建规划按行政管辖边界规划和建设。 在都市圈发展状态下,几个相邻城市要建设统一的都市圈,在空间布局上首先要统筹规划。 公共服务均等化也要考虑在都市圈范围内优先实现,比如招商引资的政策和地方层面的制度规范,需要在都市圈范围内优先推进一体化。

此外,由于目前城市之间的行政边界,部分跨越了省级边界,对一体化进程实际上起到了客观的阻碍作用。 为了打破行政边界的障碍,在更大范围内进行都市圈建设,必须更加重视“软件”方面的一体化建设。 在这方面,都市圈一体化发展的范围很广,可能不是好事。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红枫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