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金融和捷信金融是一家吗]捷信消费金融:消费金融行业的“三方模式”

捷信消费金融在中国区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18个年头。诸多“第一”的标签,让业界“大佬”捷信消费金融大放异彩。在捷信消费金融日渐没落的同时,这些标签却成了它的枷锁。曾经以“十万大军”声讨方遒的捷信消费金融,从2020年开始陷入裁员亏损和牌照出售的风波。据该公司前员工透露,捷信消费金融从2021年底开始暂停自营贷款业务。预计公司规模将缩减至200人,仅保留客服和催收团队。牌照价格40亿,与买家的心理预期相差甚远。

早在2004年10月,广东捷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2007年1月,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两家公司构成捷信消费金融前期的运营主体。依托这种模式,捷信的消费金融渗透到每一层,针对3C数码家电等零售行业的店内消费贷款下沉。

赶上好时代的另一个表现是,消费金融本身就是一个新产品,用户对消费分期模式还处于一个模糊的认知阶段。“利率只是一天一瓶水”。在下沉市场,手机家电摩托车等刚需产品。拥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场景内分期积累的客户群体也成为捷信消费金融消费贷款的潜在用户。

消费牌照问世几年后,这种兼顾金融消费科技多重属性的新业态迅速吸引了无数玩家参与其中。捷信消费金融早期的“三方模式”被广泛引用,甚至捷信消费金融的员工直接照搬公司的运营思路,开展同样的业务,还算不错。

直到监管,不合格的机构逐渐在重资产的竞争中落败。随着行业的不断出清,消费金融牌照的价值已经显现。2016年以来,捷信线下为王的消费金融如火如荼。

当周闻离开捷信消费金融时,该公司仍处于上升期。“当时我怎么也想不到,最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周闻的叙述有些煽情。

“水土不服”的经验论

漆瑗见证了捷信消费金融的最好时光。2017年,捷信消费金融净利润一举突破10亿元,内部统计的公司总数也逼近10万家。2019年7月,捷信消费金融向HKEx提交了招股书。同年,捷信消费金融总资产达1045亿元,成为业内首家资产突破1000亿元的消费金融公司。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快速发展的消费金融行业仿佛按下了之前的“暂停键”,业绩两极分化。在20多家消费金融公司中,捷信的消费金融最差,2020年净利润1.36亿元,较2019年下滑近90%,总资产缩水至652亿元。

市场分析指向外部环境的影响。然而,在漆瑗看来,疫情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捷信的消费金融本身已经被——的资产搞得千疮百孔,其线下运营模式的弊端也逐渐暴露出来。人工成本高,增加了企业负担和管理难度。

运营理念的差异化体现在更多的业务细节上。捷信消费金融最初有一个在线分期商城。内部讨论分期产品时,有员工建议线上一些千元价位的奢侈品牌。用户可以通过分期的方式为自己购买一些装备,不会背负太重的负担。

“但在管理层看来,需要分期购买的奢侈品应该是香奈儿和爱马仕。怎么会有人分期买一双耐克鞋?3万元的包,5万元的电脑,10万元的手表,是他们眼中合理的消费需求。”漆瑗指出。

捷信消费金融前员工孙强已经感受到了任职期间的隐患。“不是没有人提出进行业务自查,整改销售端业务,只是这种声音逐渐淹没在团队成员的流动中。后来公司声誉下降,坏账逐渐出现。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必然的。”孙强说。

漆瑗表示,2020年后,捷信消费金融高管的任命变得极其混乱,不同团队之间互相折腾,最终导致一些重大决策失误无法挽回。

这种情况在2021年3月PPF集团实际控制人彼得切尔纳去世后加剧。“2021年,母集团表示捷信消费金融将自负盈亏,与母集团相关的公司高管陆续回归,不再担任实务。即使已经捉襟见肘,公司还是有一个团队花上百万元租用高档办公场所,但最后却因为无力承担水电等后续运营费用,一天都没有搬进去。”直到今天,漆瑗仍然无法理解捷信消费金融中的荒谬行为。

2019年后,沉寂数年的消费金融牌照市场也迎来一波“开闸”。小米平安蚂蚁相继入场,行业洗牌继续加剧。同时,当线上流量红利见顶,获客难度和成本双双增加,部分消费金融机构将方向转向线下,捷信消费金融越来越难竞争。另一方面,近年来,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也成为规范消费金融发展的重要方向。从业者开始降低利率,更加尊重用户反馈的声音。

这艘船在灾难中掉头了。

从2020年开始,捷信在消费金融裁员的消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导致无数的仲裁和诉讼。在摆脱重资产,向线上转型的过程中,原有的大量卖地人员首当其冲。

在裁员问题上,捷信消费金融没有明确回应公司目前的员工数量和业务布局,只是表示公司从2020年开始实施“2023战略”转型计划。作为转型的一部分,捷信消费金融通过为客户提供全自动自助服务平台,强化了数字化流程。为此,该行根据当前市场和宏观经济形势,优化了基本成本结构,调整了风险控制偏好。

“2023战略”是捷信消费金融近年来频繁提及的。在“2023战略”之后,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2024计划”。“只保留客服催收等小组,规模缩减到200人左右。不会再发放贷款,公司最后一次还贷日期在2024年,所以所有业务都会清退。”漆瑗介绍道。

博通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鹏博认为,捷信消费金融的改变也意味着整个行业的粗放式经营和快速“驰骋”占领市场的方式不再有效。转型的难点在于线上渠道和场景需要重建,包括原有的风控模式已经不适合现有的商业生态,还涉及到原公司内部的利益划分。

行业的格局也在这样的调整中悄然改变。

“算上牌照包括客户和员工在内的所有资产,捷信消费金融的报价是40亿元,几乎是买家心理预期和实际牌照估值的两倍。买方无意拆分股权,而是准备单干”,李欣指出。“说得更直白一点,买家只要车牌,别的什么都不要。”

李欣指出,一些意向买家与捷信消费金融的沟通已经持续了近两年。原计划6月底会有消息,现在又过了一个季度。在沟通过程中,甚至有银行和互联网公司传出有意合作成立消费金融公司。——“没有捷信,我们自己做”。

金融牌照的价值不言而喻,但转手不易。易观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指出,一方面,要找到合适的家,买家首先要有资金或场景的实力,在合规方面满足监管对消费金融牌照运营商的要求;另一方面,捷信的消费金融也要处理其内部资产,买卖双方需要在价格上达成共识,以保证牌照的顺利流转。

“捷信消费金融的业务规模和影响力较大,股权转让比例净资产规模资产质量都会对收购估值产生影响。吃这个牌照对新收购方的实力要求更高,实现转让的难度会更大。”零点研究院院长余百成指出。

苏表示,近年来捷信消费金融的发展是当前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中,重资产消费金融公司面临挑战的一个缩影。主要原因是重资产类型业务拓展粗放,合规红线下利润率降低;二是之前依赖线下业务的成本高,展业在当前环境下效果不如线上业务。

更重要的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用户对消费金融行业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是正规的金融贷款产品,有贷款利率,逾期会有罚息和催收。采访期间,周闻漆瑗等。提到过去所谓的“一天一瓶水的钱”已经不能回答用户对贷款产品的疑问。

服务银行覆盖不到的长尾客户,是消费金融机构对自身展业的定位。回顾消费金融行业从最初试点到成长的发展路径,合规始终是重中之重。“过去几年用户的隐蔽性和机会主义最终会‘咬’消费金融。”漆瑗说。

谈及捷信消费金融的下一步,王鹏博的建议是保持原有的优势,转变经营方向和理念,从粗放经营到精耕细作。

苏建议,可以考虑融合线下和线上的业态,精选和深耕重点场景,用数字化技术赋能客户风控和日常业务运营。

捷信消费金融表示,未来其业务重点将是消费贷款,并将对业务线进行整合和升级,以满足市场和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并优化整体运营效率。专注于为消费者持续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和服务,努力打造市场和消费者认可的消费金融品牌。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红枫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